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教育頻道 >> 奇聞異事

窗簾上的影子2

2019-10-12 來源:自集趣事網 瀏覽:

窗簾上一個影子晃動著,不規則的扭曲著,詭異的氣氛充斥著整個房間。

楊春麗拉緊了被子,全身發抖。她盯著窗簾上的影子,眼睛仿佛被鎖定了一樣,不能移開。

楊春麗的出租房可是8樓,外面也沒窗臺,那影子從哪來的?

黑夜很漫長,深吸一口氣,楊春麗看著窗外的影子一夜沒合眼,越看那影子越覺得熟悉,仿佛它在跟她述說著什么。

一聲雞鳴傳來,天亮了。那影子像霧一樣化開,然后消失不見。

楊春麗長長的呼了一口氣,一晚的恐懼得到緩解,兩個血紅的眼睛掛在她的臉上,這是過度疲勞。

“喂,思凱”楊春麗拿起手機輕輕一按,這次手機卻直接亮了,她撥通了征鄭思凱的電話,想找個人陪陪,這晚實在是太嚇人。

“恩,麗麗”鄭思凱的聲音還是那么陽剛“我現在在你樓下,馬上上來,你等一下開開門”

不一會兒,敲門聲響起,楊春麗知道鄭思凱來了,便拉開被子,準備下床,可是她挪動雙腿的時候,仿佛腿不受支配似的,麻麻木木,不是灌了鉛的感覺,像是以前腿抽筋的時候,但是卻感覺不到疼,只是有點麻木。

現在的楊春麗是手腳麻木,沒來由的一陣心慌,她扶著墻拖著腿慢慢的向門邊移動,臥室到門口的距離也才10米左右,楊春麗平時幾步都能邁過的距離現在是那么的漫長。

“麗麗!麗麗!”門外的是鄭思凱的聲音,帶著一絲焦急,還伴隨著不停的敲門聲。

“吱呀”門開了,鄭思凱看著憔悴的楊春麗,一個箭步沖了上來抱住住了她。他心疼的摟著她,還不停得詢問著“怎么了”,滿臉的焦急。

坐在客廳,楊春麗把昨晚的做的噩夢跟窗簾上出現的影子等事情給道了出來。

“看來你最近是太累了”鄭思凱摸著楊春麗的額頭,然后把她摟在懷里緊緊的擁著。

“你身上好涼”鄭思凱這時才發現楊春麗的身子沒有一絲熱氣,冰冰涼涼的“我帶你去醫院看看”鄭思凱實在是放心不下。

“恩,算了,躺一下就沒事了,好累”楊春麗實在是累了,她伸了伸懶腰,打著喊哈欠,兩個黑眼圈說明了她是有多累。

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憔悴摸樣,鄭思凱便把她扶上床,讓她多多休息,自己便下樓找樓下一個小門診的醫生來給楊春麗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不一會兒,醫生來了,可楊春麗卻睡著了,醫生翻開楊春麗的眼睛,那是一雙血紅的眼睛,然后給她把起脈來。

“咦,奇怪”醫生緊緊的皺起眉頭,搖了搖頭,仿佛不確定,又換了一個手給她把脈,醫生的眉頭皺得更緊了,最后居然很生氣。

“你跟我出來一下”醫生叫了鄭思凱,一臉的嚴肅。

“這是你的女朋友吧”醫生問道,思凱點了點頭;然后醫生又道“你是在忽悠我吧!她……沒有脈搏,一個死人你叫我給她看什么病!”醫生說出這句話以后生氣轉身便走,走的時候似乎還在一直罵著晦氣。

“轟”這句話如一個晴天霹靂,轟得鄭思凱搖搖欲墜,他不敢相信,沒有脈搏意味著人就已經死了,可是她的麗麗還好好的躺在那里,她只是過度疲勞,怎么會死了,剛剛她們還聊著天。鄭思凱走向臥室,坐在床邊輕輕的撫摸著女友的臉。

“叮”就在這時候客廳的電視不知何故自己亮了“新聞播報,昨日慧江邊發現的女尸不知去向,警方正在追查中,請繼續關注本臺播報……”客廳沒人,播出這則新聞后,電視又自動的關上,仿佛重來沒有開啟過。

“麗麗”鄭思凱流著淚輕輕的呼喚著女友的名字,他不敢接受這個事實。

楊春麗的臉表情很痛苦,她掙扎著,仿佛遇到了什么害怕的事情,睡著時的眉頭緊緊的湊在一起。

“麗麗”鄭思凱搖晃著楊春麗,擦干淚水呼喚著她。看來她是做惡夢了。

“啊”一聲尖叫,楊春麗從夢中蘇醒,兩個血紅的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前方。

“麗麗,你不要嚇我”鄭思凱抱著坐直身子的楊春麗,心力憔悴。

“嗚嗚嗚”接下來是楊春麗的哭聲,她又做噩夢了,夢里的她被那黑衣人拔光了頭發,那白衣人咬掉了她的耳朵。

她躺在鄭思凱的懷里哭訴著。

摟著楊春麗的身體是那么的真實,鄭思凱早已把剛剛醫生的話拋開腦后,就這樣抱著春麗并安慰著“別怕,還有我在呢!不哭,乖”

感覺氣悶,楊春麗決定出去走走,鄭思凱摟著楊春麗下了樓。

陽光明媚,鄭思凱覺得摟著女友心情不免好了許多。可是楊春麗一直低著頭,她說陽光太刺眼,很難受,她的臉色很差,白得沒有一絲血色。

“我帶你去買頂帽子吧”鄭思凱心疼的摟著春麗,日顯憔悴的楊春麗現在就一副病怏怏的樣子,隨時都要倒下。

陽光照著兩人,拖起長長的影子,但仔細一看,那影子卻只有鄭思凱的。因為兩人相擁,沒有人發現什么不妥。

“師傅,世貿商城去嗎?”鄭思凱打開三輪車門,拉著楊春麗坐了上去。

這個小區坐三輪車比坐出租車方便,走得比較近都愿意坐三輪而不是出租車。

三輪車主是個猥瑣的男子,他抽著煙,留著邋遢的胡須,一臉的橫肉,就像那監獄里的囚犯,眼睛帶有一股狠意。

三輪車主回過頭,看了看鄭思凱,正想回答,可是他看見了正抬起頭來的楊春麗。

楊春麗一雙血紅的眼睛,臉色蒼白,也直盯盯的看著三輪車主。

三輪車主表情瞬間驚愕,嚇得臉無血色,他猛的打開車門,拔腿就跑,嘴里喊道“鬼啊”人卻早起跑遠,那聲音飄蕩在空中久久才散去。

如今楊春麗的樣子跟鬼也差不了多少,鄭思凱不免來的一陣心疼,緊緊的摟著她。

經過這事后,楊春麗提出回家,鄭思凱也答應了,覺得女友該多多休息。

天黑,兩人回到出租屋,楊春麗叫鄭思凱回家,還沒結婚的兩人晚上還是不要住一起好,最后鄭思凱陪了楊春麗好久,才不舍的離開。

太累了,楊春麗一頭倒在了床上。

窗外不知什么時候有出現了月光,那影子也早早的來報告了,楊春麗木木的直起身,眼睛死死的盯著窗簾,她還是伸手拉開了窗簾,她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,可是她拉開了發現外面除了一片漆黑就什么都沒有。

她木木的,這次她完全沒有了恐懼的感覺,白天那三輪車主她是那么的熟悉。她雙腿直直的跳動著,手臂也伸得直直的,頭發不知何時掉了一半,耳朵也少了一個。

就這樣她蹦著,卻不知往哪去,前面仿佛一個影子在帶路,她仔細一看,好像就是她窗簾上的影子。

順著影子走得方向,楊春麗看見了一個三輪車。對,這就是白天那輛三輪車。

一個男子坐在三輪車吸著煙,嘴里不時的罵罵咧咧。

楊春麗蹦著過去,那影子突然映在了她的腳下,拖得長長的——原來這是她自己的影子,怪不得看著她也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
一時間她的腦袋恍惚,她隱約的看見一個開著三輪車的男子帶著女客人,在一個偏僻的地方,男子跳下車把女客人拉了下來,搶了她的包,然后開始抓扯她的衣服,女子拼命反抗,最后卻被男子活活掐死,這惡心的男子把女子的尸體強jian了,最后還拿出一把刀,開始分尸:手臂、大腿、耳朵、腦袋……尸體分得支離破碎,楊春麗隨眼看了一下女子的臉,原來這女子就是她自己。

第二天,鄭思凱早早的起床,趕到了楊春麗的房間,房間的門是開著的,他有種不好的預感,他快步走進楊春麗的臥室。發現床上空空的。

就在這時候,客廳的電視機不知何時打開了“最新播報,前日慧江邊的不明女尸已被找回,以確認該女子叫楊春麗,在找到女子的地方還發現一名男尸,全身被肢解,警方正在確認尸體”

鄭思凱盯著電視機,滿臉淚水。

作者寄語:(原創作者;耳火)好了,總算寫好了。累,歇一歇

?
国际象棋入门教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