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教育頻道 >> 奇聞異事

鬼事連篇之醫院驚魂夜

2019-10-12 來源:自集趣事網 瀏覽:

莫莉的母親在不到一年之中已住進這所醫院兩次了,醫生、護士、甚至連打雜的職工,已經對她們很熟悉了。

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她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怪怪的念頭,就是她很想知道這家醫院的太平間在哪兒,而且,她很想進去看一看。

這一天,她給母親去打水,她看到了打掃衛生的清潔工,她走了過去問道:“阿姨,麻煩你打聽個事,我想去咱這太平間看看,您能告訴我怎么走嗎?”

可那清潔工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意味深長的抬頭看了莫莉一眼,她從未看到那樣的眼神,直盯的莫莉不由打了個冷顫。

隨即她緩緩的說道:“姑娘,那個地方可去不得,那可不是隨便去的地方啊!”

“沒關系,我不怕,我就是想進去看看,沒別的意思,您就……”女清潔工沒等莫莉說完,轉身便掃地去了。

可是,越是這樣,莫莉反而越是有一股沖動,想要去看看那個放著死人的房間。

過后的幾天里,除了照顧母親外,莫莉就一個人在醫院里來回溜達,看上去像是在散步,其實她的目的很明確,就是要找到太平間究竟在哪兒。

終于,在一個烈日炎炎的午后,莫莉確立了太平間的大概位置,應該就在地下室,因為每一次當她走出院部的花園時,雙腳緊貼的地面總會有一股冰冷陰森的感覺,雖然頭頂著火熱的太陽。

這天晚上,病房里查房的醫生告訴莫莉,她的母親已經術后四天,可以進些流食了,莫莉非常高興,莫莉在家中早上五點多鐘就給母親熬了稀飯,由于連著好幾天睡眠不足的護理著母親,使得莫莉來到醫院時還感覺頭腦發脹,腳步輕飄飄的。

當莫莉走到二樓重癥監護室室外時,她的腳步不自覺的停了下來,因為她看見了在病房門外可以推的病床,不可思議的是,床上有一層又一層的白布。

“這么早就有人要手術,也許是急診吧!”莫莉暗自嘀咕著,可是接著她看到的東西使得莫莉來不及用手掩嘴就尖叫了起來,因為她看見了白布外有一撮外露的頭發,原來那是一具尸體。

尸體的頭沖著樓梯口的拐角處,要下樓的人必須經過這,所以和尸體的距離不到一丈,莫莉清楚的看到,那是一具男尸,一個剛剛去世的老人,由于處理的不好,使他的腳和頭發露在了外面,隱約還可以看到他的鼻尖,順著他平躺的身體,莫莉又看了看他的腳,岔開的兩只腳。

突然,莫莉看到那具尸體正在緩緩的從那床上爬起來,“啊……”嚇得她瞬間頭皮發麻,渾身冰涼,身體一時間僵在了那里,試圖挪動那僵硬的身體,可是一切無濟于事,情急之下,她干脆閉上了雙眼,大概過去了幾分鐘的時間,莫莉聽到沒有動靜了,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,再去看時,那具尸體正靜靜的躺在病床上。

可是,剛才那是怎么回事,她明明看到那具尸體動了起來,她使勁揉了揉雙眼,瞪大了眼睛看向那具尸體,依舊靜止不動,難道……是幻覺,對,那一定是幻覺。

就在這時,病房里面走出了一些人,莫莉看到有男人、女人、醫生,不同的是,那醫生帶著一雙手套,像是家里洗碗的那種。

那位醫生看到莫莉受驚嚇的表情后,冷冷的看著她走了過來,用那雙帶著手套的手熟練的把白布用力的往上拉,很利落的把尸體外露的部分全部裹住,然后就推著尸體從莫莉的身邊走了過去。

莫莉呼吸急促,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尸體從她的身旁經過,生怕那具尸體突然再度爬起來,她眼睜睜看著那群人推著尸體徑直朝貨運電梯走去。

自認為從小不怕死人,不怕鬼的莫莉,此時已是渾身冷汗,她呼吸急促,張著大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,瞪著雙眼看著這些人連同那尸體進了貨運電梯,終于,她感到僵硬的身體能動彈了,連忙慌不擇路的跑了開來。

當她跑到花園前的取藥等候廳的時候,“嘭”莫莉聽到一聲響,電梯樓層指示燈不停的閃爍,大大的一個零再閃,電梯怎么會顯示出零呢?就算是在最底層,也不應該是零啊!

就在此時,剛才那個推著尸體的醫生跑了下來,向拐角處跑去,莫莉猜測著,他大概是跑到地下室去了。

莫莉出了醫院的大門,一口氣跑到了離醫院最近的一個小餐館里坐下,服務員看到她那早已嚇青了的臉,很快端來了一杯溫水,然后很小心的問著:“您要吃點什么。”

“能……讓我先坐下……好嗎?”莫莉上氣不接下氣的說著。

“好的,您做,有什么需要您叫我就是了”服務員邊說邊走開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莫莉才回過神來,趕忙帶著母親要得稀飯往醫院走去。當走到二樓剛才停放尸體的地方時,莫莉并沒有立即跑開,只是下意識的在那里鞠了一躬,又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,然后非常安靜的,小心翼翼的走開了,似乎生怕會碰到什么一樣。

接下來的一天里,莫莉整個人心不在焉的,母親的點滴打完了,她忘了按鈴讓護士來換,醫生囑咐的一些事情,她總是忘了做,因為只有莫莉自己知道,她的思緒一直停在清晨二樓的那一幕。

那具尸體真的是時刻出現在她眼前,他的鼻尖,那叉開的腳,尤其是她竟然看到那具尸體動了,現在想想還有些后怕。

天漸漸的黑了,這是莫莉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,從病房里往外看,好多婦女往外看,好多婦女都在燒著什么,還有雞和酒水之類的拜神用品,莫莉叫住一個路過的護士,指著外面的情景問道:“護士,她們在干什么。”

“今天是七月十四,你不知道嗎?”護士說。

“七月十四……鬼節……”莫莉的心不禁顫抖了起來,仿佛一股冰涼的陰風傳過來她的身體,莫莉再也不愿離開這病房了,哪怕只是一步。

這時,母親突然對莫莉說她想要喝點果汁,莫莉看了看柜子里,空空如也,莫莉拿起衣服剛要往外走,突然,她站住了,因為她想起今天是鬼節,況且已經夜里十一點多了,莫莉猶豫了一會兒,但還是走出了病房,因為,她答應過媽媽要好好照顧她。

又到了二樓那個位置,到那的時候,莫莉把一直陪戴在身上的玉佩放在了胸前,左手一直緊握著不放。

在長長的二樓走廊的一個長凳上,坐著一個穿著藍白相間病服的老人,看上去很是虛弱。

“姑娘,這么晚了,出去啊!”那個老人突然開口,他的聲音嘶啞厚重。

“是啊!都已經十一點多了,您還不出去啊!”莫莉疑惑的看著老人。

老人吃力地把干癟的手微微抬起來揮了揮,示意讓莫莉過去,莫莉徑直走了過去,蹲在他的身邊,雖然已是深夜,走廊的昏暗的燈光還是讓莫莉看清了那老人的面貌。

蠟黃的臉,還帶著一點蒼白,似乎還夾帶著一點點的冰涼和僵硬,莫莉開口問道:“老大爺,都這么晚了,您為什么還不回病房休息呢?這樣對您的康復不好。”

“我的兒子還沒來,明天他就會來領我了,放心吧!”老人似乎說話很費力,頓了一下說道:“你能扶我走走嗎?我躺了一天了,想走走啊!”

老人在祈求著莫莉,他那渴望的眼神讓莫莉沒有拒絕的理由,莫莉站了起來,右手挽著老人,左手用力一攙,老人也站了起來。這個時候,莫莉感覺到老人的身體冰涼而且還有些僵硬,可是莫莉此時不能把他放下,更不能讓他摔著,畢竟老人的骨頭是很脆弱的。

老人艱難的挪動著腳步,似乎好久沒有走路,莫莉當時認為大概是他躺在床上太久的緣故吧!老人慢騰騰的挪動著步子,竟然朝著樓梯走去,他竟然想下樓。

他抬頭看了看莫莉,眼神似乎在問:“莫莉能不能扶他下去一趟”莫莉吃力的扶著他一步一步的走著,因為他實在走的太慢,不長的一段路,似是走了一個世紀。

不知不覺,連莫莉自己都不知道,他們怎么會走到僅有一扇用鐵鎖鎖著的鐵門前,莫莉清楚的看到,鎖著那門的鎖是一把很大的鎖,老人吃力的抬起頭,斷斷續續氣若游絲般的對莫莉說著什么。

“里面住著的人,被子蓋得挺好的,就是難透氣,把頭也給蓋住了,里面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個號碼,號碼在腳趾頭上,想進去看看嗎?里面很寬敞,所有人都安靜的睡著”說著,老人斜著看了莫莉一眼。

他的眼珠子竟然不見了,隨后老人緩慢的垂下了眼瞼,若有所思的用那手指指著里面說道:“姑娘,要進去嗎?”

“我……我看不用了吧!我們回去吧好嗎?不然您的兒子找不到您,會發慌得”莫莉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“不是找我,是領我,知道嗎?”老人似乎有些生氣了。

是的,剛才他說過他的兒子明天就會來領他的,莫莉怎么這么大意的把這個領給忽略了呢?莫莉害怕了,因為那扇用大鎖鎖著的鐵門和后面的那扇同樣也緊閉的木門,讓莫莉感覺到里面有一股難以名狀的陰森恐怖的氣氛。

莫莉緩緩地抬起頭,直覺告訴她頭頂的門框上掛了一個什么東西,“太平間”三個字赫然沖擊著她的眼睛。

“啊……”莫莉大叫了一聲,猛的甩開了扶著老人的雙手,發瘋似的跑了開來,一直跑到看到前面有一堵墻,竟然到了盡頭,她已經無法再跑了。

莫莉靠在那墻上喘著粗氣,轉頭看去,在地下室的另一頭,就在那三個字的門前,老人很硬朗筆挺的站著,旁邊陸陸續續的出現了很多人,他們面無表情,有的頭發凌亂,有的身上布滿了血,有的肚皮敞開著露出體內的器官,甚至有的頭皮都失去了蹤影,時而還會留流下一滴滴血紅的液體。

讓莫莉更加恐懼的是,其中有一個人拿著自己的手指一個個的數著,一個個的放到原位,可是怎么也接不上去,掉在地上撒了一地,還有一個人失去了下半身,只有半個身體,但他卻用雙手撐著慢慢的挪動,他走過的地面,露出幾條長長的帶有血跡的指甲印…………

形形色色的人都向著她走來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,盯的莫莉頭皮發麻。

此時莫莉的臉色慘白,額頭冒著冷汗,渾身冰涼,整個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,腦中一片空白,整個人已到了崩潰的邊緣,她大聲的喊叫著,漸漸的失去了意識。

清晨,莫莉模糊的聽到有鳥叫的聲音,她模糊的看到那是在母親病房外一顆玉蘭樹上棲息的小鳥再鳴叫,她努力的睜開了雙眼,一道刺眼的陽光直射著她的眼睛。

“莉莉,你昨晚怎么了,一會兒心神恍惚,一會兒又再那叫,還咧著嘴再笑,后來我叫值班的護士給你打了鎮定劑讓你睡了,可你卻一直那樣,直到現在才醒過來,待會再帶你檢查一下心臟,看你累成這樣子”說著母親嘆了口氣。

莫莉用發軟的手揉了揉雙眼,然后掀開了蓋在她身上的被子,起身緩步走到窗前,努力的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。

那個掃地的清潔工來了,但她并沒有進來掃地,只是站在門前看了莫莉一眼。

“我早就說了,這不是鬧著玩的事”清潔工說完這句話后,然后就在莫莉驚駭的目光中像影子一般靜靜的飄了出去…………

作者寄語:大家覺得還行的,給個贊啊!

?
国际象棋入门教程